绷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绷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建惟有二次房改才可压制房价

发布时间:2021-10-21 17:53:38 阅读: 来源:绷缝机厂家

王建:惟有二次房改才可压制房价

王建:惟有二次房改才可压制房价 更新时间:2010-4-24 1:14:16   本报记者 商灏 北京报道

楼市新政之后,市场似乎陆续已有些许萎缩迹象显现,而目前关于这或将导致楼市资金外流,关于楼市资金将要流向商业地产、期货市场乃至股市等种种判断能否成立?最终房价疯涨趋势会否真正受阻?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建近日接受本报记者访问,阐述了他的相关分析和预测。

房价疯涨趋势

难被压制根本

《华夏时报》:您是否认为楼市将会有资金外流至其他领域?

王建:只有当这个判断的前提是楼市新政之后,一定会把一些资金挤出楼市,我们才能讨论这些资金将往哪里去。但这个前提是否成立,这是应该首先考虑的问题。

这次出台的楼市政策与2005年至本年初的数次调控政策相比较,在力度上的确有所增加,但其出发点应该是没什么太大变化。如果过去几年都没能解决的问题,我们可以指望这次就一定能解决吗?

比如对于本次试图收紧房贷的政策,难道那些炒房的人会没有办法对付吗?我们已经知道过去曾有很多炒房者收集大量农民身份证去买房,他们甚至整麻袋地收集身份证。面对诸如此类的现象,所谓收紧房贷怎么可能真正有效?不过就是购房者身份限制的问题,而那些炒房者解决这个身份限制的问题其成本应该是很低的。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不就是博弈吗?政府出一招棋,下面炒房的人就出另一招棋应对。

《华夏时报》:政府若开征房地产持有税将会出现什么状况?

王建:如果开征房地产持有税,向那些拥有多套房产的人收税,并不能解决问题。假如未来房价还有很大升值空间,那些炒房的人会怕被征税吗?对于房地产泡沫来说,税收的比例恐怕怎么也比不上房地产的未来升值空间。

仔细分析所谓向多套房征税的问题,可以看到,由于目前是购房者负担了购房时应付的各种税费,而不是买卖双方负担,卖房者获得的是净价。再看税费,其表现为两种性质,一种是直接税,一种是间接税。像所得税这类的直接税,针对企业最后利润或个人最后收益来征收,也叫不可转移税;增值税和流转税都属于间接税一类,是很容易被转嫁给消费者的。由此便可得出结论,以此来约束楼市投资或投机行为,恐怕是根本不行的。

所以,我的基本看法是,现在出台的所谓楼市新政,要想把楼市汹涌的涨价趋势压制下去,是根本不可能的。其关键问题在于,一方面我们现在可用于房产开发的土地是越来越少,另一方面紧跟着我们又要进行大规模城市化。推动城市化进程中,必然有很多人要进城,要住房;很多已经在城里的人也需要买房。为什么人们普遍对房价不满意?这是因为城镇居民的主体还没有买房。住房的实际需求如此强劲的事实就摆在这里,房价怎能不疯涨?

《华夏时报》:楼市新政对土地财政的维持有无可能造成冲击?

王建: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现在采用的制约房价疯涨的办法,一个是试图打击房地产商,一个是试图约束炒房行为,还有就是针对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收益。目前楼市新政就冲着这三方面来,但这实际上是有问题的。当然,针对地方政府土地财政收益这一块,现在政策还不敢碰。因为地方政府也要活命,要承担那么多地方公共支出,本来上面给的资金就不足,再断了财路就甭干事了。所以,现在政策只好集中向炒房者和房地产商下手。但这实际上是没有用的。关键问题就在于我们人口太多,而土地太少,增长的空间却又很大。继续用现有的办法制止房价疯涨根本就是缘木求鱼。

《华夏时报》:您是说房地产商不怕政策?

王建:那些房地产商真的会被政策吓住吗?也许正相反,越是压制恐怕越是让房地产商觉得房地产资源稀缺,而必须争取尽可能多捞一把。因为大家都看清楚了,中国的问题就是人多地少,现在只有4亿人口真正城市化了,后面还有8亿人口,也就是说需要增加两倍的城市人口,未来对于房地产的需求将是多么巨大,但土地供给能有多少?非常有限,已经有很多地方正面临着土地枯竭的困境。所以,面对这样的状况,我所接触到的一些房地产商,他们的策略就是无论如何现在都要拼命地拿地,他们坚信将来土地肯定将比现在贵许多。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们的行为是符合市场规律的。

所以,房价疯涨的趋势2005年以来几次都没能止住,现在同样也不可能止住。这就是我的观点。

惟有二次房改

可缓房价疯涨

《华夏时报》:就没有解决矛盾的出路了吗?

王建:有人担心现在政策一出,资金是否会从楼市流向别处,这个判断,其前提就错了。那个前提根本不存在,资金根本不会往外跑。或者说,即使往外跑,数量也很有限。比如,打算进入楼市者,可能会开始观望;已进入楼市者,可能会暂停行动。这种种情形,可能会有一些。但国内那些大房地产商会因为现在的政策制约而转做别的产业吗?这是绝无可能的。

房地产业与政府间已有多次斗法,从2005年以来就一直和政府的各种政策斗争,政府从没能真正做到把房地产价格压制下去。而新的政策能和以往有什么区别吗?整个的思路、方向都是一样的,只是力度上有一点变化。这些力度我看房地产商是能消化掉的。所以,我的结论是:新政策,仍不管事。

解决问题的办法,解决矛盾的根本出路,就是进行二次房改。二次房改倒是能在很大程度上缓解房价疯涨趋势。如果政府拿出一部分土地资源给那些中低收入人群,满足他们的住房需求,这部分人对于高房价还会有什么怨气吗?

现在政策若能够做到不让房价上涨就很了不起了,想让房价降下来,降到多少合适?比如北京房价在四环以内是每平方米3万多元,即便降到每平方米5000元,低收入民众就能买得起了吗?恐怕依然买不起。让一个月收入只有2000元的居民花40万买一套两室一厅80平方米的住房,他能否拿得出来?他恐怕必须20年不吃不喝才行。而若让房价降到每平方米2万元,那恐怕也毫无用处,还是解决不了问题。老百姓不满情绪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短期不会有

政策大变动

《华夏时报》:是否还会有相关政策继续出台?

王建:可以预料,像二次房改这样大的政策变动短期看来不会再有。因为其牵涉到很大的利益关系的调整,比如,怎样才能让地方政府拿出大量土地建造廉租房、公租房?财政体制一天不改,地方政府就必须每天指望土地财政卖地挣钱过日子。而财政体制的背后,是无数的利益纠结,如何轻易动得了?

从政策趋向上来看,今年该出的政策都几乎已经出尽,调控当局可能需要对政策的有限效果进行一段时间的观察。而当民众看到房价大幅降低已无可能,虽然不满情绪继续,这一年却可能已经过去。明年后年会怎样?那可能就要到明年后年再说吧。

《华夏时报》:眼看房价等各种资源类产品价格大上涨,政府怎么可能无所作为?

王建:如果把房价上涨的趋向与股市涨跌及通胀预期联系起来看,得出的结论是,资产价格都应该上涨。在当今时代,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已经到了虚拟资本主义新阶段,这个阶段的最大特点是货币脱离实物。尤其是次贷危机之后,我们看到各国为了救市,为了经济复苏,大量投放货币,这些货币最终都会在国际市场上形成巨大的需求泡沫。因此从国际上看,存在着一个需求被拉上去的通胀过程,这个过程可能会变得非常恶性。比如石油价格,有可能涨到每桶200美元不止;主要矿产品,比如铁矿石价格,据说今年又将上涨90%。如果接连几年这样上涨趋势不改,大宗商品价格岂不将成倍上涨。其背后正是有庞大的货币泡沫支撑。到了中国内地,这种通胀则变成输入型通胀。而制止这种输入型通胀,国内通过货币紧缩政策能做到吗?既然源头在国际市场,在发达国家放出大量货币,却试图通过在国内实行过度紧缩,使货币和实物保持对应关系,那是根本做不到的。而且这样做还会很吃亏,因为别人将会拿泡沫化的货币买了你的实物资产。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国内的资产价格,必须和国际资产价格大体保持相近的上涨幅度才较为合理,才能基本避免国民财富流失。基于这个国际大背景,中国国内楼市股市都应该涨。

《华夏时报》:国内宏观经济趋势与楼市新政的关联会有多大?

王建:我们应该看到,在中国国内总投资当中,房地产过去大概只占3万多亿元。今年国内总投资可能要达到20万亿元的规模,房地产占比可能达到5万亿元,不过占其四分之一。所以本次楼市新政,即使造成房价有一点下跌,可能还刺激了一块需求出来,整个楼市销售额不会受太多影响。对GDP有影响的,是整个房地产业的萎缩。价跌量涨,所以,本次楼市新政不会真正导致楼市萎缩。说它对中国国内经济总量增长有影响,也是言过其实。

作为一款多功能加速器的轻蜂加速器效果如何

苹果加速器

加速器测评对比

轻蜂加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