绷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绷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焦菊隐从诗人到导演跋与藏组图_[新闻new]

发布时间:2021-09-10 18:35:49 阅读: 来源:绷缝机厂家

焦菊隐:从诗人到导演(跋与藏)(组图)

展开北京人民艺术剧院60年画卷,当年的总导演焦菊隐极为耀眼,他以融会中国写意的导演风格,构成了人艺的舞台魅力与传统。  其实,焦菊隐最初是以诗而著称。在现代诗歌史上,他是率先创作散文诗的诗人之一,其1926年出版的《夜哭》,被称为现代文学的第一本散文诗诗集。年轻的焦菊隐,家道中落,尝到了由富贵转贫困之后的世态炎凉,作品中充满感伤、懦弱、寂寞,可归为多愁善感的年轻吟唱。如《夜哭》写母爱,很讲究气氛的渲染。黑色的缓缓流动的小溪,惨淡的云,微弱的灯火,藏在云后的星月,震动欲断的板桥,无一不烘托母亲的悲哀。1929年他出版的《他乡》,视野则有所拓展,感情多了愤激,多了沉郁。  焦菊隐在散文诗中善于运用准确的意象。《夜哭》一诗用黑色小溪、惨云、微火、板桥渲染悲哀,《他乡》诗集中的《血碑》一诗以黑、寒、风来表现残酷,从中可以看出,他受到中国古典诗歌的影响。  其实,焦菊隐的这种手法,也是受到法国象征派诗人波德莱尔等人的影响。他接受象征派诗歌的美学主张,以丑恶入诗,反复吟唱苍白。在这一点上,他与当时诗坛的李金发、邵洵美、于赓虞等诗人颇为相近。  既酷爱中国古典艺术,又敞开胸怀迎接西方艺术之风,这恰恰成就了焦菊隐,为他日后转而成为话剧导演,探索与形成自己的导演风格,做了最好的铺垫。没有诗意,没有循环反复的艺术吟唱,没有意象背后的内涵挖掘,就不会有《茶馆》等话剧构成的“人艺”特色。不妨说,早年的诗歌,是焦菊隐铺下的导演艺术的第一块基石,飘逸而又坚实。  的确,诗与舞台,在焦菊隐身上密不可分。  我藏有一本焦菊隐翻译的契诃夫的名剧《樱桃园》(见下图右)。该书1947年由作家书屋出版,列入“世界名剧选之一”。该剧的翻译完成于抗战期间的重庆,他在1943年7月的《译后记》中,曾这样写道:“要想了解契诃夫,必须懂得欣赏诗,懂得欣赏他的作品里所包含的抒情因素;必须把寻求‘舞台性’的虚伪戏剧观铲除;必须懂得在剧本里去寻求真实的人生。”读到此,似乎对他的艺术人生有了更贴切的认识。他从诗出发,转而翻译契诃夫话剧、翻译以导演契诃夫话剧而著称的丹钦柯回忆录《文艺·戏剧·生活》(见右图左),再走进北京人艺形成自己的导演风格,一条潺潺小溪,最终流淌为蔚为壮观的艺术大河。  焦菊隐走得太早,1975年去世时年仅70岁。我1982年才来到北京,无缘见面,惟有看他导演过的戏,读他的诗。偶然机会,搜集到他的一封亲笔信,喜出望外。  这是1962年7月28日他写给《新建设》编辑部的信。他使用的信笺,上方印有“北京PEKING 1961.4.5—14”字样,中间为一由乒乓球拍构成的彩色徽记。经查,1961年4月,第二十六届世乒赛在北京举行,此信笺应专为此而作。从信中得知,焦菊隐1962年正忙于导演由田汉创作的话剧《关汉卿》。他写道:“两次来函均未能及时作复。实因近来《关汉卿》排戏十分紧张,上午晚上均要排练,精疲力竭。下午又要搞五反、准备工作、考虑排戏的问题……实情为此,千请原谅!”焦菊隐所言不虚,此信注明写于“七月廿八夜半二时”,足见他忙碌之极,辛苦之极。  焦菊隐在信中告诉编辑部,随后他将从美学角度谈创作体会:“答应《新建设》的《导演的美学处理》一文,打算连续写三篇(三个部分),即:舞台美术;主题思想;人物。第一部分已考虑好,只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写此信时,“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气氛日渐浓烈,蔓延四周,而焦菊隐一方面感到“精疲力竭”,一方面仍在思考美学问题,不改艺术家本色。  有焦菊隐这样的导演支撑局面,恰恰是“人艺”之幸,也是“人艺传统”之幸。(本文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

切果now

互联网草根

天佑为什么不直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