绷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绷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灰色利益致使光伏行业发展失衡-【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0:16:51 阅读: 来源:绷缝机厂家

“灰色利益”致使光伏行业发展失衡

【太阳能产业网】在宁夏,天德太阳能公司并没有自己的生产基地,甚至在2011年7月24日之前也没有一个光伏电站项目上报至国家发改委,但正是这样一家公司,却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拿到全部审批、同意开展项目前期工作的“路条”。

光伏电站的投资人徐迟坦言,“路条”获批的时间已经被修改了。国家发改委7月24日发布光伏上网标杆电价,1.15元/度的补贴只管7月24日之前拿到“路条”的电站,“而类似宁夏天德的情况在西部并不鲜见”。

光伏电站投资商获取“路条”的过程大体有如下过程:对光电站项目做前期规划、勘探等工作,继之与地方政府对接,拿下项目土地,并获得电网接入的初步许可意见,最后从地方发改委处拿到项目前期工作“路条”。

其中,则衍生出多重利益关系:兼做电站投资商的光伏制造企业需要拿到更多的“路条”,带动组件的销售;政府需批出更多“路条”,吸引产业过来,并从中获得更多税收收益及带动就业;掮客通过倒卖“路条”,获得中间收益,一条贯穿电站开发商--掮客--部分政府官员灰色利益链条由然而生。

“不同的区域、并网条件的差异,‘路条’的价值各有不同,像青海的路条现在10MW的光伏电站,‘路条’价格为200-300万,而在2011年这个价格最高为1000万元。”徐迟说。2011年中国光伏安装量为2.89GW,位居世界第三。多位业内人士判断,约有1GW的规模直行于这条利益链中。

倒卖路条

“路条”掮客并非从事光伏电站的投资,而是成立多个公司。

“在这条利益链中,掮客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就是连接地方和投资企业。”徐迟说。

“路条”掮客并非从事光伏电站的投资,而是成立多个公司,一一对接地方政府的各个光伏项目,继而将拿到的项目“路条”转让给专业的光伏电站投资商。

徐迟举例,青海2011年光伏并网容量为1GW,以1MW投资规模在1.2亿元计算,总投资规模为1200亿元,由此生出巨大利益寻租空间。

“很多地方临时成立的小公司比央企拿路条还要凶猛,因为有的地方根本不把路条批给大的企业,甚至是国有企业。”徐迟说,国电、昱辉阳光等企业都在西部电站中被拒绝过,而大量临时企业拿到“路条”后,再兜售给大企业。

“路条”掮客多为项目所在地人士,在土地审批、电网对接和政府公关上均有强大的优势,这一点非民营投资商可比。

徐迟透露,掮客是这一行业普遍存在的行为,以10MW的西部光伏电站为例,掮客居中协调,给予的佣金费用一般以0.2元/瓦计算,即200万左右。“很多硬性费用得投资商自己掏钱,譬如可研报告、环评、并网报告等费用。”

光伏电站投资商拿下“路条”后,还需经过可研、环评、并网报告等关,最后得到发改委的核准方能动工建设。

“如果掮客负责拿到并网核准,那么付出价码会更高,10MW电站的佣金价格可能要到300-400万元。”徐迟说,对于付款方式有多种,譬如有的是采用3:4:3的方式,即前期付20%,中间付40%,“路条”拿到手之后付最后的30%。

徐迟说,目前西部也有企业做全程服务工作,如科诺伟业、特变电工等企业,负责拿到“路条”到最后核准文件所有流程,再将此出售给意向投资者,价格是1-2元/W。“现在做电站EPC(工程总承包)的价格是8-9元/W,纵使给服务商如此的价格,拿国家1元/度的补贴还是有利润空间。”

徐迟同时表示,由于申报太多,青海“路条”很难再拿到;甘肃路条满天飞,如5月底左右批下的“路条”达2.8GW,导致没有太大的价值。

篡改时间

临时注册的小公司,部分甚至可以通过修改光伏电站项目获得并网核准的时间。

根据国家的规定,10MW及以上光伏电站的核准,需要上报给国家发改委及能源局,而10MW以下则由各省决定。

徐迟表示,由于这一规定,许多9.9MW的光伏电站在西部纷纷涌现,“有些项目批给个人临时注册的小公司,就是有利益输送嫌疑”。

更为重要的是,这些临时注册的小公司,部分甚至可以通过修改光伏电站项目获得最终并网核准的时间。

“譬如宁夏的一个项目,在去年7月24日之后,一个小公司8、9月开始跑,将‘路条’时间拉回六月,10月兜售,11月脱手给某央企。”徐迟说。

一位江苏光伏企业高管证实了这一乱象:青海“930”文件下发之前,6月前很多企业没有到格尔木;国家发改委文件下发之后,8月份“从西宁到格尔木的火车上满是做光伏电站的人”,有些电站的核准时间即被修改到7月前,最后国家发改委将1.15元/度的电价补贴有效期延展至2011年12月31日,才有效遏制了如此乱象。

“像2012年建的电站,如果是拉到2011年核准,那么最迟要在3月前完成,而在2011年12月31日前要拿到电网的并网鉴定书。”徐迟说,2012年西部光伏电站的上网电价已降至1元/度,而2012年有可能降至0.8元/度。

被修改时间的“路条”,在出售中,卖方要价也不同。有的直接标价出售,有的要光伏电站股权,有的是销售组件。

徐迟说,目前流行的一种出售方式是,卖方将“路条”低价出售,然后要求做EPC的分包工程。“譬如要求自己去做土建,或是跟某个支架公司熟,要求做支架工程的分包”。

“由于竞争激烈,现在很多地方‘路条’的佣金价格已经很低了,很多就是50-60万,最多就是100万,而分包工程的利润比较可观。”徐迟说,以10MW工程计算,该项目的分包利润在200-300万之间。

敢达决战

小小迷城破解版

联盟契约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