绷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绷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牛刀中国人不懂金融楼市要爬起来至少等11年

发布时间:2021-01-21 15:27:52 阅读: 来源:绷缝机厂家

牛刀:中国人不懂金融 楼市要爬起来至少等11年

牛刀认为这一轮中国房地产不是什么周期性调整,而是泡沫的终极破灭。要爬起来至少要11年甚至17年。

其实这是一个没有什么争论的话题,也不值得争论。  纵观历史,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最大的房价泡沫案例是以拉美国家以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发展时期,市场表象是美元在投资开始时流入,而在投资达到顶峰时流出,造成泡沫和泡沫破灭。这个是典型的现代经济学当中的泡沫破灭,很多经济学家都有研究成果,在此不多赘述。亚洲的崛起,被誉为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全球经济的奇迹,以亚洲制造业的奇迹创造了大量的财富流进房地产泛起巨大的泡沫,这种泡沫是有巨额的财富增长来支撑的,这个时期的代表是日本泡沫和东南亚及亚洲四小龙两个阶段的不同破灭时期。

从上面的房价泡沫我们可以看出,这个不是什么周期性调整,因为与经济周期没有什么关系,与人口周期有一定的关系。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之前只发生过海南泡沫和一线城市泡沫,都是区域性泡沫,这种区域性泡沫是政府政策推动的,泡沫破灭没有造成很大危害。中国本次泡沫是全国性的金融泡沫,这个结论尽管是我下的,但是,符合中国本轮泡沫所有特性。第一,与拉美泡沫不同的是拉美国家当时并没有哪个国家属于超发货币而产生的,也就是说拉美国家本身金融泡沫不是很大;第二,与日本和亚洲崛起不同,中国并没有制造业创造多少财富,只依靠出卖廉价的劳动力和廉价的资源而赚取外汇,当廉价的劳动力和廉价的资源不再廉价时,经济发展也就到顶。  中国官方媒体一直努力在宣传目前的房地产只是周期性调整,是没有依据的,其一,中国对外改革开放只有30多年,没有形成自己的固定的经济周期;其二,中国经济的总量在全球经济总量当中很小很小,没有什么支柱产业能够影响全球经济,故而无法与全球经济的大周期相吻合。人类的经济大周期是由太阳黑子运动形成,当太阳黑子运动到东方时,东方经济开始繁荣;当太阳黑子运动到西方时,西方经济开始繁荣。这个和中国这个巨大的金融性房价泡沫毫无不相干。其三,中国本次泡沫是与人类的经济小周期有关,再由此上朔到80年,美元取得全球霸权后,经济学界把美元的贬值周期为一个经济周期,而把美元的升值周期为一个经济周期,在2013年以前美元贬值周期,中国经济经过了10年的增长,对中国经济来讲这10年是黄金周期,而在美元进入升值周期后,中国经济的好景不再。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追问,中国官方媒体所讲的房地产周期性调整,与美元的升值有关呢?如果有关,那么,中国房价泡沫就是典型的金融泡沫,泡沫破灭后长期得不到恢复。  中国人永远不明白,他们以为房价像皮球跌下去马上就可以弹起来,真是好笑,这就说明中国人不懂金融。说起金融,在这个世界上,我最佩服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希特勒,一个是汪精卫。中国的五毛,不要扯什么希特勒是法西斯,汪精卫是汉奸。我说了在这里只谈金融,希特勒在没有当上元首前,就有两大预测:一个是欧洲一定统一,一个是苏联分为十七。大家看看在他死去那么多年后,这两项有谁有他这样的天才预测。再说汪精卫,当时很多人称他为汪精卫先生,是说他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在抗战前夕就预测:中华民族要复兴起码要到一百年以后。现在一百年将过,我们的习大天子也在说:我们要努力实现中国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个说明,习大天子也认可汪精卫的观点,起码现在中华民族还没有复兴。实际上,在抗日上,汪精卫一直认为老蒋打不赢,就是打得赢也没有用,因为自己元气会大伤,最终将失去江山。汪精卫说错了没?  金融就是要看对百年以后的事情。希特勒当年对犹太人穷追不舍,其原因就是他认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犹太人的金融天才高过他,必须除之不留后患。现在华尔街的鼎鼎有名的金融天才也大多是犹太人的后裔,巴菲特、索罗斯等等,都是将对手斩尽杀绝不留后患才发大财的。中国的本轮金融泡沫也会是一样的结果,在中国只有我一个人看到这一点。  综合以上,我认为这一轮中国房地产不是什么周期性调整,而是泡沫的终极破灭。要爬起来至少要11年甚至17年。

牛刀:定向降准为了救银行 更大危机在等待中国  饮鸠止渴的定向降准能撑多久?  从2009年以来,中国央行玩的都是有一伙骗局,他们除了滥发货币,又用再贷款、定向降准这些烂手法在演绎最后的疯狂。这两种金融工具完全不是什么支持三农,而是彻头彻尾的挽救频临破产的金融机构。从江浙、邯郸、武汉的农商机构出问题已经看出端倪,而且,我的分析这种状况将在东莞、佛山等珠三角地区全面爆发危机,因为这完全是在2009年大印钞疯狂发展起来的金融机构,已经导致中国民间出现乱局,完全无法收拾。  一,这些金融机构其实只是地方贪官污吏的提款机和地方上的诈骗犯的洗钱场所。为什么在江浙地区、华中地区、华北地区和下半年的珠三角都发生这些机构的行长们、董事长们跑路,现在已经不少于30家,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当地的地痞流氓,只因为与地方贪官污吏关系上有背景,才被委以重任,有的根本就不懂金融,完全是胡来。  二。因为这些人的特殊背景,他们就敢高息揽存,欺骗百姓,造成很多普通百姓血本无归,而中国央行一而再再而三,在找不出任何金融工具救助这些早该破产的金融机构,再次滥用权力,定向降准,这是什么行为?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4年6月16日起,对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不含2014年4月25日已下调过准备金率的机构)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是指:上年新增涉农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比例超过50%,且上年末涉农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余额比例超过30%;或者,上年新增小微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比例超过50%,且上年末小微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余额比例超过30%。按此标准,此次定向降准覆盖大约2/3的城商行、80%的非县域农商行和90%的非县域农合行。此外,为鼓励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发挥好提高企业资金运用效率及扩大消费等作用,下调其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央行是在企图掩盖经济危机的本质,因为再不降低中小银行特别是城商行、农商行和合作银行,6月肯定会出现银行资金链断裂而出现挤兑。之所以这样说,看每天的银行间拆借市场规模就能看出,5月底之后,每天拆借规模都超过去年6月钱荒时期规模,6月8日质押式回购规模达9999亿,远超2013年的8760亿的规模,而在6月9日也达到9729亿的规模。  定向降准是标准的饮鸩止渴,这些素质不良的银行是包含了大量不良贷款或资产,经济下行,房地产衰退导致这些问题资产全面爆发,这些不良资产所占比率极高,绝对不是那点可怜之极的降准能缓解的。降准反而会降低银行处理不良资产的努力,会继续增加迟早会变成呆账坏账的不良资产。  中国疯狂的发展房地产业,已经导致中国经济走进万劫不覆的深渊,依靠这些手段完全无用,只能拖延时间,导致更大危机的爆发。中国央行这种手法能撑多久呢?根据我对国际金融的研究可以验证,在美元加息前后,这种手法完全无用。唯一的办法,是在美元加息前,让这些银行和金融机构破产,收拾残局,否则,更大的危机在等待中国,因为央行那时会连收拾残局的时机都错过。 (凤凰网)

牛刀:富人已经逃离房地产 开发商或迎当头棒喝  在中国,在深圳、北京和上海这三大媒体担任过房地产的总经理只有我一人。在深圳的时候,我写的第一篇文章是在1998年,当时我只是一个广告业务员,龙岗中心城新亚洲花园那时还在挖坑,围墙外都是广告,售楼处也是简易的。随后,我用一个通宵的时间写了7000多字,拍了几幅照片,拼成一版广告并打出大样,当天下午就送到售楼处营销总监,总监看完后,立马送给总裁张峻,半小时后张峻约见我,第一句话就是:龙岗报值多少钱我不知道,你的这篇文章绝对值5万。  那个时候5万相当于现在的30万。当时龙岗报的广告最多值1万,黑白版只值5000元。这是我在深圳立足的第一篇地产文章。随后,我在深圳的影响越来越大,基本是和半球一起同时注册马甲,为深圳的新移民们在网上提供买房指导。那个时候,深圳的房子都不好卖,开发商很需要我们这些剑客,深圳新移民买房子不会找市长而会找我们。  名声越来越大,深圳第三大报纸《深圳晚报》邀请我出任副总经理全权处理地产广告,而我也没有提出任何条件就走马上任。深圳房地产的大事从此以后与我结下不解之缘。第一次取代深圳特区报成为春交会的主办媒体是我争取的,第一部《深圳房典》是我主编的,第一个温州购房团是我组织的,第一个山西煤老板购房团也是我策划的。我在深圳风生水起,那些五毛们说我十年唱空楼市完全是见鬼的事。  2005年,深圳各大媒体的分管房地产的副总经理5人,媒体房地产骨干10余人,不约而同的奔赴北京和上海,我先担任《京华时报》副总经理,分管房地产广告,一年起色完全不同;2006年被高薪聘任到《北京晚报》担任执行总经理分管房地产广告,出色的完成北京晚报的房地产的改版和团队建设,业绩开始飙升。2007年老板把我派往上海,组建新浪华东房产频道,现在新浪乐居的上海实际上我才是创始人,正在我对长三角的主要城市杭州、宁波、苏州、无锡、南京疯狂的扩张的时候,老板王侯跑路了,他跑路之前,让我把奥迪A8的车给送回上海,事先我一点都不知道消息,因为我一心一意旨在干活,把车送回后,公司的写字楼没几天就关门了。直到2009年我还在从事房地产的媒体广告,这个时候,结识了曹建海、时寒冰,一切逆转。  2009年央行大印钞后我和建海的誓言。  当时,2010年北京房价暴涨,一个看了曹建海的《向高房价宣战》这本书没有买房子的人,到西单去买下曹建海所有剩下的书,哼哧哼哧的搬到天安门广场,从事先准备的包里取出一罐汽油泼在书上,熊熊燃烧。这件事是光耀千秋,还是奇耻大辱,等着历史最后的结论。事后,我问过建海,他告诉我有烧书的事,不知在哪里烧的。那段时间,建海很郁闷,那次他来上海,晚上八点多钟吃完饭,我们两人在淮海路上散步,除了谈房地产,也谈到很多宏观经济上的问题。  建海对我说,现在房地产的钱都是黑钱不能赚的。建海讲的黑钱的概念是这样的,银行贷款只要发改委的批文,完全都是无抵押贷款,在2009年一年就发了13万亿,这些钱完全无人负责,这些钱经过地方政府层层转包真正到工程上不到35%,65%都会被地方官员私分,这就是黑钱。当年在深圳搞房地产时,我只听说过热钱,因为在广州、深圳有人在研究在香港、澳门的过境资金和全球走私资金,我只是耳闻有热钱一说,没听说有人在研究黑钱。这样,黑钱、热钱就引发我的关注,也就是从这个时候我开始研究一个更大的货币——美元。这晚三点多钟和建海分手,他告诉我所有涉及黑钱的事都不要沾手,中国迟早会出大事,房地产会成为洗钱的工具。建海的话促使我辞去了我最后一个媒体房地产职业经理人的职务,并全力从事研究房地产和国际金融。我曾经在博客上说,在中国有懂房地产的,也有懂国际金融的,但同时在研究房地产和国际金融的只有我一人。现在整个国际社会关注中国财经的人,我的热度最高,也证明了我的国际金融研究得到全球财经界的认可。如此也就够了。  前面只是交代一下背景,现在转为正式研究。  先来说说现在的上海楼市:五万左右的房子基本无人问津。五万左右的房子大多集中在内环,属于中高端住宅,一套1000万元左右。上海大约有70%的富人已经在这五年之内陆续移民和准备移民,还有一小部分富人大多已经有豪宅,现在的房子除非每年涨20%才有投资的价值,否则,1000多万这是扔进房子上毫无意义,再加上李嘉诚以低于市价35%抛售住宅众人皆知,再买房产不是傻瓜就是疯子的心里占据上风。我到过三个内环里五万左右的项目,一个项目的四期原准备在五一节开盘,并提前20天举办上海市郁金香文化节揽客,苏州河两边布满郁金香,到了五一节,开盘的影子都不见了,内部的人告诉我,原本花点钱准备揽客50人就开盘,后来连五个都没有,所以,无法开盘。据说开盘的时间推到5月29日,5月29日我又赶到售楼处,一个人也没有看见。其他两个楼盘,一个打着学区房概念,一个打着投资的概念,奇怪的是,这两个楼盘新盘价格都在5万左右,但是,二手房有的只卖3.7万3.8万,网上比比皆是,而且,有的挂牌很久也无成交。打投资概念的楼盘3期和4期,去化率仅仅只有30%,没有三五年根本卖不完。上海外环2万左右的楼盘有一定的成交,我去过嘉定和青浦,我的眼睛可以一下看出炒房客还是真正的买楼人,可以说是炒房客大大减少,比例大约还占到40%以上,不像去年一个楼盘搞活动,80%以上是炒房客,所谓一日光都是炒房客的介入才造就的。  目前的情况是,富人已经退出房地产,炒房客在盼望最后的接棒人,刚需正在枯竭。北京深圳和上海大致相同。开发商又在做金九银十的美梦,可能会迎来当头棒喝。因为,美联储在9月可能面临QE的全面退出,美元会大量出逃,究竟出逃多少,看看人民币跌多少就知道了。尽管央行一直在护盘,如果美元流出数额巨大,央行最终会放弃护盘。(凤凰网)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