绷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绷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迪拜国际金融中心年内将推人民币结算

发布时间:2020-10-17 00:32:29 阅读: 来源:绷缝机厂家

迪拜国际金融中心年内将推人民币结算

专访DIFC首席经济学家赛迪:  高楼林立的上海令来自迪拜的纳赛尔·赛迪博士(Nasser H. Saidi)有种亲切感,他认为这里和迪拜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这位迪拜国际金融中心(DIFC)的首席经济学家最近工作很重要的一部分都同人民币交易、和中国的金融中心展开战略合作相关。  “现在,只要阿联酋央行批准,当然还有中国央行的批准,DIFC就可以开始允许人民币交易。”赛迪20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从现在到2015年,我们预计阿拉伯国家和中国之间的贸易额将达到3000亿~3500亿美元,这么大的贸易额,没有理由要使用美元或者欧元结算。我们认为,阿拉伯国家和中国之间的金融贸易应该使用人民币,而非其他货币。”  赛迪说,DIFC的目标是建成整个中东地区的人民币清算中心,同时他还透露,正在和中国的金融中心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今年推人民币交易  第一财经日报:中国已经和阿联酋达成了货币互换协议。最近有消息人士称,DIFC采用人民币进行交易的框架已经具备,目前只差阿联酋央行和监管DIFC的迪拜金融服务局(DFSA)的批准,这个消息是否属实?  赛迪:不,不是DFSA,我们开发出来支付系统由阿联酋央行管,而不是DFSA。因此,我们现在是在等阿联酋央行的批准。  现在只有阿联酋央行这一关了,批准了就可以开始了,当然,还需要中国央行的批准。不过,有两家对做人民币交易非常感兴趣的中国大银行告诉我,央行批准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都希望做人民币交易业务。  如果获得两家央行的批准,6个月之内就能开始做起来,年底之前是肯定可以的,因为技术、支付系统、法律法规这些都已经就绪。我们的目标是建成整个中东地区的人民币清算中心。  中国央行已经和一些国家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最新的就是和阿联酋350亿元人民币的货币互换协议。这非常重要,我们认为阿拉伯国家和中国之间的金融贸易应该使用人民币,而非其他货币。从现在到2015年,我们希望阿拉伯国家和中国之间的贸易达到3000亿~3500亿美元,这么大的贸易额,我们没有理由要使用美元或者欧元,我们要使用人民币。  日报:包括工商银行和中石油在内的很多中国企业巨头已经进入DIFC,目前还在洽谈哪些中国企业巨头?  赛迪:中国银行,还有一些建筑行业的公司。DIFC 40%的企业从事金融业,60%包括零售、跨国公司区域总部等。现在中国企业因为零关税、法律明确、外资企业可以拥有100%所有权,很多已经看到了落户迪拜的好处。  我们正在和中国的金融中心签署战略协议,比如我们和浦东金融服务中心达成了战略协议,现在正在和上海市政府谈判希望能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我们和成都也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了,也正在和北京谈判。协议中的合作包括证券交易所等,未来希望中国公司到阿联酋上市,也希望上海的国际板启动后,能将海湾国家公司带到上海上市。  中东动荡不会威胁全球复苏  日报:在DIFC,外资企业拥有100%所有权,在税收和外汇管制上也很宽松,那么你们如何平衡招商和打击投机?  赛迪:我们的方法是做好尽职调查,在DIFC工作的每个人都要进行调查,一个是安全调查,另一个是诚信调查,包括以前的历史有没有不良记录,有没有犯罪记录,有没有舞弊作假记录。另外,公司必须要实物出资注册公司,而不能是皮包公司。所以DIFC需要亲自同每个人进行会面,了解情况,分析他们以前的历史,然后才批准。  我们无法接受和承受这样的错误,因为建立美誉度很不容易,但一个错误却能毁掉不容易构建起来的美誉度。所以,我们特别小心地注意进入DIFC的每个人清白与否。严格和强大的监管意义就在于此。  日报:目前中东局势动荡,这会给全球经济带来什么影响?目前,油价在飙升,这对全球经济复苏会有负面影响。  赛迪:很显然,中东的问题已经造成了油价的上涨,现在由于对石油安全的担心,已经令油价比原本上涨了10~15美元。这主要是由于2011年利比亚的问题,尽管阿联酋等国已经增加石油产出,但大家仍然担心石油的供给有问题,所以导致价格上涨。  但我认为这不会威胁到全球经济的复苏,除非以后油价有大幅度的上涨,那将是全球经济的大问题。  下任世行行长应该来自亚洲  日报:中东和西方世界的关系一直很微妙,如果说,半岛电视台在政治舆论上抢夺了一些话语权,那么,DIFC是不是被寄予争夺金融话语权的厚望?  赛迪:如果看国际金融的发展,在过去的150年中,一直是伦敦和纽约为主导的架构,东京从来都没有成为过国际金融中心。但当时的情况是,欧洲和美国拥有很多资本,他们在全球进行投资,但这是在金融危机之前的格局。我认为,那个世界已经结束了。  全球经济格局的重心已经从西方转向东方,亚洲现在已经占据了全球GDP的40%,欧洲是20%,美国则为20%,现在肯定是一个多极的世界,而非单极世界。我坚信,新兴经济体将在全球经济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上海将迅速发展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原因。  同时,我们还需要更多地参与国际机构,比如国际清算银行(BIS)、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这些机构都需要新兴市场发出更多的声音,中国尤其需要发出更强的声音。  IMF和世行建立至今,这些机构的头头通常都是美国人或者欧洲人,没有理由一直得这样下去。佐利克6月即将结束任期,下一位(世行行长)应该来自亚洲国家,为什么就不能来自中国呢?  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需要告诉欧美人这个事实,我们需要在这些机构中发出更多的声音,我们不再是决策的接受方,而需要成为决策的制定者。  拉加德成为IMF总裁,美国人当初表示支持,一方面因为这是传统,另一方面则关乎他们的协议:我让你欧洲人当IMF的头儿,那么你也要支持我美国人做世行的头儿。现在的问题是,欧美能团结,推荐同一个人,而亚洲国家没办法共同推举一个人,这是问题所在。我们需要团结。  IMF副总裁朱民是中国人,他表现得很好,为什么他不能成为IMF的老大,为什么总是要做二号、三号人物?中国因和谐和平衡出名,但这个领域一直向西方倾斜,现在我们就需要平衡一下。

alevel课程补习

ib课程体系

aeas培训

ap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