绷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绷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紐約客閒話之閑讀拾偶高長虹憶魯迅社会

发布时间:2019-09-30 01:41:46 阅读: 来源:绷缝机厂家

紐約客閒話之閑讀拾偶:高長虹憶魯迅-社会

紐約客閒話之閑讀拾偶:高長虹憶魯迅

小時候因胡亂翻看《魯迅全集》而記住了不少人名,大都是作為被魯迅罵過的人物而印入腦海。其中也包括高長虹,挨罵的具體原因早已忘得一乾二淨。近日翻閑書,竟然找到一篇高長虹應茅盾邀請而作的回憶魯迅的文章(詳見《高長虹全集》第四卷),個中多有值得細嚼把玩之處,不妨一一道來。 首先,他說魯迅以為,“一個作家不能意識到自己的天才的,才是天才作家”。魯迅常說,“他不能寫批評,因為他不能冷靜”。高接下來說道,“可是無論在什麼時候,都不能找到一種證據,說魯迅對作品缺乏認識力,甚至因為偶然的疏忽錯誤認識了任何作品。當他偏袒某人的時候,他仍然知道那人的作品有什麼缺點,當他痛恨某人的時候他其實對於那人的作品的價值完全領會。他是以自己的感情做標準來批評一切的。說他把認識藏在心裡,而叫自己的感情說話,這就對了”。這段文字還真是有點兒一針見血,讓我們看清魯迅批評文字裡的奥秘。 高長虹還說,魯迅“很希望有人來批評他的作品,可是批評的結果,他又常是不滿意的,甚至以為是含有惡意的”。“成仿吾是他最不喜歡的批評家”,其實“那時寫批評的人本來很少,批評魯迅的文字,更是少見,成仿吾對他的批評,不但是寫得最好的,也是把他批評得最好的”。“那時候,也許誰都會想,魯迅這人,只好叫人罵,不好說他好,說了好不討好。他的性格上確有這麼一點,被人罵了時,常是激昂慷慨的。他自己說,剛一被人罵了,先是有一點沮喪,但歇一歇氣,就激昂起來了”。短短數語,先生的形象,幾乎躍然紙上。高氏還說,魯迅“寫文章的時候,態度倔強,同朋友談起話來,卻很和藹謙遜”。這可又幫助我們進一步瞭解了魯迅的為人。 高氏說,“有人想用雜感寫得太多做事實來動搖魯迅的藝術家地位。這是沒有用處的”,“因重視魯迅而重視他的雜感是可以的,因雜感而低估魯迅的價值,就不可以了”。他還說,“1925年在中國民族解放的歷史上,不是很消沈的一年,因為‘五卅邉印是在這年發生,1927年的革命浪潮是在這年掀起的”。“‘三一八慘案’一發生,《莽原》,《語絲》和徐旭生主辦的《猛進》周刊,都用盡力量來援助學生邉印保“這在魯迅的雜感系統中,就是從反《晨報》反徐志摩、陳西瀅、章士釗諸戰役而與當代的邉忧擅畹芈搨S著”。讀到這裡,我才突然感到,我們最近的幾十年裡,的確早已忘記了這段歷史。《人間四月天》裡的徐志摩,哪裡還有魯迅筆下的影子(魯迅曾“把徐志摩比做一隻不老實的小雀兒”)。 還有更加讓人意想不到的事。高長虹說,魯迅“對他的母親是很孝順的。不過看起來,並不是完全出於感情的自然。所以,他有時候說,母親死了是孩子的幸福。他這話的大膽,最受錢玄同佩服”。看來這樣冰涼徹骨的話,也只有魯迅這樣的大家,方才能夠說的出口。

新华信托

儿童英语哪家好

英语在线学口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