绷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绷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黄河水源地的经济难题

发布时间:2021-10-14 19:28:30 阅读: 来源:绷缝机厂家

黄河水源地的经济难题

黄河水源地的经济难题 更新时间:2010-7-19 0:08:30   对中华民族母亲河水源补给量超过四成 但农牧民年收入不足2400元

黄河水源地的经济难题

——访甘南藏族自治州副州长才智

黄杰

青藏高原东北角的边缘,一处西与青海相连,南与四川相依的风水宝地,曾被联合国湿地国际组织中国办事处主任陈克林誉为“亚洲最值得赞美、最迫切需要保护、也最应该妥善解决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地方”。

这就是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这片4.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聚集着24个民族;这里对黄河水源的补给量超过40%,是继青海三江源保护区之后,又一处国家级黄河重要水源补给生态保护区;这也是甘肃省最贫困的州市,农牧民人均年收入不足2400元。

一方面是中华民族母亲河宝贵的生命线,一方面是亟待提高的农牧民收入,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尖锐矛盾在此显露无遗。日前,甘南藏族自治州州委常委、副州长才智与《中国经营报》记者对话,详述甘南州破解这一普遍性难题的方法和策略。

畜、草、人:以何为本?

《中国经营报》:多年来,我国一些最主要的畜牧业生产区,都陷入了“大力发展畜牧业,提高农牧民收入——草场承载量不断加重——草场退化、牲畜减少、农牧民再度返贫”的怪圈。甘南号称拥有“亚洲第一草场”,你们出现过因草场退化而矛盾激化的问题吗?

才智:甘南州坐拥“亚洲第一草场”和“九曲黄河第一弯”,生态环境得天独厚,但多年来由于过度放牧,乃至掠夺式地发展畜牧业生产,早在十几年前就已开始面临“以畜为本”还是“以草为本”的困境了。

自1982年起,与中央全面推行包产到户政策相对应,甘南州实施牛羊承包到户,农牧民为提高经济收入,竞相攀比,大幅提高牛羊存栏量,到1992年的10年间,全州牲畜存栏量从200多万头激增到接近300万头,增幅高达40%。一些牧民为了规避畜牧税,大量瞒报存栏量,导致草畜之间的矛盾更加突出。草场大面积超载的恶果是,部分草场10多年间急剧退化,最严重的地方,因牛羊无草可吃,刨根而食,草原表层的植被组织遭遇致命性破坏,鼠害非常严重,大片沙丘随之而起,甚至绵延数公里,穿越草场,直扑黄河,对区域生态环境构成极大威胁。

自1992年起,州政府意识到过去十年“以畜为本”的改革必须转向下一阶段,即如何在现有草场承载能力的基础上,合理控制牲畜总量。1996年,“以草为本”全面取代了“以畜为本”,为了改变牧民的游牧模式,决定对全州所有草场承包到户,围栏育草,谁家的草场谁管理。这一政策推行十多年来,我们发现还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草畜之间的矛盾,因为很多牧民为追求更高利润,明明只能放牧100头牦牛的草场,会赶200头牦牛进去。

《中国经营报》:甘南州以往两次畜牧业改革,都没能很好地解决草畜之间的矛盾,今后你们又将以何为本呢?

才智:我个人认为,无论“以畜为本”,还是“以草为本”,两次改革在当时的情况下都有其积极意义,但也引发了新的问题,现在我们逐渐认识到,畜牧业改革的关键点并不在草,也不在畜,而是在人。

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科学发展观,其核心是“以人为本”,这也让甘南州的畜牧业改革找到了最佳的突破口。具体来说,我们拥有草场的数量和总承载量是基本固定的,在城镇化不断加快的今天,甚至还面临缩减,而农牧民牛羊存栏量却是不断增加的,唯有存栏量增加,他们不断增加的经济需求才能得到满足。因此,我们在强调“以人为本”的前提下,将全州分为纯牧业区、纯农业区、半农半牧业区三个经济带,各有侧重,资源互补。

农牧业互补与产业化短板

《中国经营报》:归根到底,畜、草、人三者之间的矛盾很难调和,你所说的在“以人为本”前提下全州不同经济带之间的资源互补,是如何开展的,收到哪些成效呢?

才智:既然政策的前提是“以人为本”,而畜牧业又是甘南州农牧民最大的经济收入来源,显然我们仍需发挥所长,牛羊存栏量还要不断增加,甚至是几何级数的扩张,进而提高全州人民的收入水平。从2007年分管农牧业工作以来,我就尝试推行全新的农牧业互补制度,提出的口号是“要在农区为牲畜建造疗养院”。

我们要求全州大搞牧区繁育、农区育肥;农区种草、牧区补饲,并针对全州虽有草场4084万亩却仍不够用,耕地只有100万亩还经济效益低下的特点,从2008年起在农区实施退粮还草,每年递增10万亩草场,力争到2013年,使粮食种植面积缩减为30万亩。这在全国而言,也是一项非常大胆且有益的尝试。

通过牧区繁育、农区育肥,有效解决了冬春两季大量牛羊草料不足、瘦骨嶙峋的窘境,进而提高出栏率,缩短了出栏周期,而这段时间牛羊肉市场价格会比传统的夏秋收获期高三成。通过农区种草、牧区补饲,农民种草获益,冬春季从牧民手中收购牛羊,又赚取了季节性的价差以及牛羊育肥后增加的额外收益。经过几年来的实践检验,农牧业互补制度既让农民与牧民得到双赢,对保护有限的草场也非常有好处。

《中国经营报》:据我们所知,甘南州2009年超过70%的牦牛、藏羊都是以活体方式出州,这是否意味你们仍然在从事原材料级别的生产?在畜牧业产业化战略上,你们有何设想?

才智:2007年以来,甘南州确立了“大力发展以牦牛、藏羊为主的高原特色生态畜牧业,将其培育成为最大战略性主导产业”的思路,并提出“一特四化”策略,即确立高原特色生态畜牧生态产业的目标后,实现专业化布局、产业化经营、标准化生产和技能化培训。但目前我们也确实受到产业化短板的制约,最突出的现象是,实行农牧业互补后,草场负担明显减轻,生态难题得到初步解决,牛羊出栏量也迅速增加,可惜这些“宝贝”大部分不能在我们手里提高附加值。

现在甘南全州有25家畜产品加工企业,但规模小,分布散,基本上是各自为战,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都不高,而且这些企业都集中在肉、乳的粗加工环节,没有一家可以进行深加工,更没有一家从事熟肉制品生产,更不用说畜副产品加工了。

曾经有一家内蒙古草原兴发公司在甘南成功开发藏区牦牛肉项目,但它的总部倒闭拖累了甘南工厂停产,此后,甘南牦牛肉至今未能树立起市场广泛认可的品牌。事实上,我们一直在努力引进全国大企业如中粮集团等前来投资,但招商引资非一日之功,所以我们正在筹划成立州政府出资的农牧业信用担保公司,为牦牛藏羊肉深加工企业融资提供大额信用担保,用政府的力量推动甘南自己的肉类品牌尽快得到市场认可。

生态仍是大问题

《中国经营报》:农牧业互补制度和产业经营化尝试,能在多大程度上化解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的矛盾?

才智:今年中央召开的藏区工作会议,要求把甘南州建设成为全国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对以往民族地区经济发展及产业政策导向,都做出了重大调整,对我们来说,提出了新的要求,也提供了新的机遇。

古语云,欲取之,必先予之。要想从草场中获益,就必须保护好草场,这是近几年来我们一直向牧区群众灌输的思想。同样,甘南近期正在启动一系列的生态保护补偿项目,因为甘南的生态保护工程,解决的是中华民族母亲河水源补给的大问题。

我们也知道,单纯依靠农牧业互补,肯定不能完全解决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复杂命题。因此,我们迫切需要国家不断加大对生态保护区的补偿力度,让农牧民从生态项目的实施中受益,而不是再次返贫。

甘南藏族自治州位于中国甘肃省南部,是全国十个藏族自治州之一,地处青藏高原东北边缘,以优美的藏族弹唱闻名于藏区。

自治州成立于1953年,总面积4.5万平方千米,辖夏河、玛曲、碌曲、卓尼、迭部、临潭、舟曲七县和合作市,99个乡。州内有藏、汉、回、土、蒙等24个民族,总人口68万,农牧业人口55万,占总人口的80.9%;藏族36.7万,占总人口的54%。

声明: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不代表自身观点与立场,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治白癜风医院

昆明治疗混合痔多少钱

太原哪个医院治疗妇科好

治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