绷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绷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歌斐资产甘世雄将来整个FOF的GP会老龄化

发布时间:2021-01-21 14:22:05 阅读: 来源:绷缝机厂家

在诺承投资管理合伙人王东亮看来,“民营FOF还是在求生存的阶段”。也就是说,当人民币基金为募资处处碰壁,指望的机构LP也是像保险机构等“大户”的入市,而不是自身还嗷嗷待哺、等着LP的米下锅的民营FOF。

歌斐资产,是诺亚财富(NOAH。NYSE)的子公司。诺亚财富的主业之一,说白了就是帮助机构募资,故歌斐资产早早摆脱了生存的压力,脱颖而出成为最市场化、最规范的民营FOF机构之一。

在PE全行业过冬的今天,歌斐资产管理合伙人甘世雄怎么操盘这一新崛起的FOF机构?

本土的FOF机构是不是可以慢一点?

《21世纪》:甘总,您提过诺亚财富的房地产基金募集很快,60亿半年就募集完了。那歌斐的募集情况是怎样的?

甘世雄:今年五六月份结束了第三期基金的募集。到目前为止,我们共有三期共九只基金,大概规模为25亿。三期九只是有不同的投向、不同的策略,不同区域的。

《21世纪》:你觉得最近募FOF是不是也比以前难募?

甘世雄:肯定,最近很难募这是肯定的。从大环境看,募资都是比较难的。这也很正常,因为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还有二级市场一路走低;而且大家对前段时间GP分化的格局还看不清楚,所以要看一看,潮水退去最后是谁在裸泳。包括我们也要看一看。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募资稍微难一点,紧张点是很正常的。

我们也想放慢节奏;再说我们也正在调整一些策略。在PE母基金的产品上面我们要做一些创新,比如说我们现在正在设想做一个母基金,专门投基金的二级市场,就是承接其他LP的二手基金转让。这一块国外是很成熟的,最近美国有一家FOF募到40亿美金,专门做PE的二级市场的。

《21世纪》:我有一个最大的疑问,中国这些民营FOF就是这两年起来的,而且也都是像歌斐这样,成立两三年,两期基金都投完,开始募第三期。您会不会觉得历史数据太短,之前选择PE或VC的标准一定是正确的吗?大家就没有时间去验证。

甘世雄:诺亚财富做歌斐,就是基于诺亚已经有7年的时间进行参考和筛选了。我们原来就在帮客户筛选PE、VC,现在我们做母基金。我们看过200来家PE,现在歌斐选了十多家PE来投资。

《21世纪》:但歌斐的历史就三年,对于要看清一只基金来说,时间是很短的。

嘉宾:对,没问题,这是肯定的。但是话又讲回来了,你永远都是从一年、两年、三年、五年过去的,总有一天迈开第一步。

记者:是不是可以慢一点点,不要今年投完,明年募集了又投完,而是等一等,比如等个两年,因为两年您可以看到他投了什么项目,这样会不会更稳妥一点?

嘉宾:其实关键看你用什么样的策略,我们歌斐追求的就是选择与谁在一起,我们肯定选择那些已经被市场检验的,在中国比较好的甚至在国际都有影响力的GP,我们投的PE已经有很长历史的验证。

FOF的GP会“老龄化”

《21世纪》:歌斐对于PE、VC来说是LP,但歌斐的团队相对您的LP来说,又是GP(普通合伙人)了,那咱们怎么让LP相信你不会收了基金的利益,把钱给一些不靠谱的基金?您用什么办法让LP相信没有这个道德风险?

甘世雄:这个很简单,我们首先有一套治理结构。我们LP也要进到我们里面来,进我们的咨询委员会。咨询委员会有它的权力,虽然没有一票否决权,但它有监督权,我们要定期给它汇报,还有LP大会,有投资咨询委员会、季度会。

FOF的LP对GP的约束、以及防止GP道德风险的措施,也要靠时间来检验,这是第一点。第二点金融服务业最重要的是靠口碑,我们深知我们的信誉比什么都重要,这个行业如果说你的金子招牌要毁,你根本不可能再来重塑。

记者:您说的这套规矩和逻辑在基金里也有,基金的LP也会用这些来约束GP。但是基金还是会出来不少潜规则,比如PE、VC的人卖项目信息拿顾问费,做一级市场的老鼠仓。

甘世雄:你讲得很对,这又回到那个问题了:我们的LP投资人跟我们作为投资者是一样的,他也要决定选择与谁在一起。他要看看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是什么背景,我整个团队什么背景。

就像如果我现在投你,我肯定要尽调你,你是哪里人,你是什么专业出身,你结交什么样的人,你结交的圈子,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还要看你的动机,我们经常看动机加激情,敬业与否,有一整套评估方法。你见多了,你就是老中医了,跟刚刚毕业的小孩不一样。所以未来整个FOF的GP会“老龄化”。

“选择团队时有些东西永远只能是定性的”

《21世纪》:我很好奇FOF到底是以怎样的标准去选投资基金的。

甘世雄:我们一部分是定量,一部分是定性的。有些可以量化,典型的如他从业多长时间,10年和5年不一样,和20年不一样;第二个从事这个行业你专注做了多长时间,这个又是有时间的;还有,你投过多少资金,你过往的业绩率怎么样;你团队当中有多少人专注这个事,团队中,研究的、投资的、投后管理的、增值服务的,这些怎么来分配。

在团队的选择上,有些东西永远只能是定性的,因为人是最复杂的东西,不可能完全被量化的。这也是最重要的。

《21世纪》:那在选团队时,您会去研究基金合伙人之间的协议怎么写?看这个协议有没有把大家利益都分得特别清晰,没有歧义,未来不会起争议,不会引起团队的不稳定?

甘世雄:你讲得比较细,从大的来看,我们都要看这个团队他们有没有真正意义上合伙人文化。就是有没有团队的文化,要讲信用、讲诚信;第二点PE、VC合伙人内部利益分配,我认为这是属于激励机制的这种安排。什么是最科学的激励机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且不同的公司不同的背景是不一样的。

我们还有一句话,你有多大的胸怀你就做多大的事业,谁都不是傻子。如果你太精了,包括所谓大的股东、大的合伙人也拿得太多了,兄弟们不愿意跟你玩了。如果是这样的合伙人,他的团队也不会稳定。

战神传奇

上海麻将电脑版下载

王城争霸超变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