绷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绷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问题奶粉产销链调查存在五大监管漏洞水石榕

发布时间:2020-10-19 01:46:51 阅读: 来源:绷缝机厂家

问题奶粉产销链调查:存在五大监管漏洞

全国消息:近几日的广州阴云密布。笼罩在羊城上空的,除了湿气霉味外,还有对三聚氰胺奶粉死灰复燃的焦虑。

远在1700公里之外的陕西渭南,乐康乳业这个不足30人的小厂,究竟是如何将问题奶粉卖到广东和福建的?

早报记者在渭南、广州深入调查,一条本应在2008年就被销毁的问题奶粉如何悄无声息地重新流入市场的链条,开始慢慢呈现。而在从问题奶粉“幸存”到流入市场的链条中,至少存在着五大漏洞需要有关方面反省和填补。

问题奶粉销售者有前科

马双林2008年4至8月购得20吨问题奶粉,在卖掉3.44吨后,2009年1月15日曾被追缴并填埋销毁6.55吨。另外10吨问题奶粉为什么没有被及时发现,以致在8个月后被卖给乐康乳业?

陕西公安厅2月3日曾通报,乐康乳业的“问题奶粉”,是2009年9月和10月向该市社会人员马双林所购买,马双林则是2008年4月至8月从陕西大荔荔华乳业公司购得。早报记者昨日获悉,目前荔华乳业已停工。但早报记者致电该公司一位负责人时,他坚称公司停工并非因涉及“问题奶粉”,而是年前的正常停工放假,年后公司还会照常开工。同时,他还表示,该公司没有人因“问题奶粉”事件被刑拘或逮捕。

随后,对于通报所称“因为荔华乳业的管理混乱,销售台账记录不全,未将此前销售给马双林的20吨奶粉记入台账,造成了‘清零’工作的遗漏,而导致问题奶粉的外流”问题,该负责人表示,公司的奶粉是没有问题的,相关部门并未要求他们对外公布相关细节,因此不便透露。

记者注意到,根据警方通报,马双林购入20吨奶粉后,2008年6月至8月零售了3.44吨,2009年1月15日被追缴并销毁6.55吨。而乐康乳业从马双林处购得的10吨问题奶粉,则是此后分两次于2009年9月和10月所购。

由此可知,2009年初相关部门已知马双林买了问题奶粉,但可能不知具体数量,不过当时相关部门如何处理马双林,是否进行过进一步调查,深挖奶粉来源,尚不得而知。

不过,据记者了解,早在2008年10月“三鹿事件”后,渭南查处过一起工厂涉嫌奶粉掺假案件,最终因证据不足无法处理。据该市一位工商人士透露,当时某工商所接到群众举报,当地某奶粉厂副厂长将大量奶粉运往家中形迹可疑,随后工商部门会同公安前往此人家中搜查,也搜出了一些明显过期的奶粉,但他以“将库存的过期奶粉运往家中作为肥料浇地”为由交代用途,同时相关部门也未查到该厂将过期奶粉用作生产。

问题奶粉的“质检证明”

转销到福建漳州的25吨问题奶粉是分6批运到公司的,漳州南方食品公司称该奶粉还有渭南市相关部门出具的“质检报告”。而广州从化面包厂购买来自宁夏的问题奶粉时,对方也出示了一份“食品安全检测报告”。

乐康乳业这个不足30人的小厂,究竟是如何将奶粉卖到远在千里之外的广东和福建的?这就要提到乐康乳业主管销售的副总经理同天虎。

1980年在渭南市临渭区下吉镇就成立了一家名为渭南康乐乳品厂的乡镇企业,到1998年,该厂生产的“三彩”牌全脂甜牛奶粉和全脂淡牛奶粉远销湖南、湖北、四川、西藏等地,1999年该厂更成为“陕西省百强乡镇企业”,同天虎就是当时的厂长。

但2004年该厂被西安某集团以2000万元价格整体收购,加之同天虎与投资方意见不合,2005年他与张学文共同开办乐康乳业,他利用以前积累的人脉,将这个小厂的奶粉销往全国。随后,2009年的9月至11月混合了10吨问题奶粉的28吨奶粉从渭南销往了广东潮安县的龙信食品有限公司,龙信公司将25吨转销给福建漳州芗城南方食品公司。

“公司一直很重视奶粉质量,从来不买没有质检报告的便宜奶粉。同样,这批问题奶粉价格也不比市场价低,还有渭南市相关部门出具的‘质检报告’,这个报告还在厂里。”南方食品公司问题奶糖事件应对组负责人柯先生表示,这些问题奶粉是分6批运到公司的,第一批奶粉运来时采购员曾到漳州市质检部门检验,没发现问题。随后几批原本也应送检,但考虑到与龙信公司合作了多年没出过问题,而且还有“质检证明”,所以“掉以轻心”没拿去检验。“‘毒奶糖’事件势必会影响我们其他产品的销售情况,我们担心企业的发展会因此变得艰难”。

目前,因为无法联系上当地质检部门,早报记者无法确认南方食品公司手中乐康乳业出具的“质检报告”真实性。但在与一位陕西乳业企业负责人交谈中了解到,这份“质检报告”真实的可能性较大。相对于中型企业和大型企业,质检部门会派专门人驻厂监督每批产品的质量,小企业多是主动送去检查或者被抽验,这样就存在蒙混过关的可能。

还有一种可能的情况是,此前该公司生产了一批合格奶粉,并拿到了质检合格证明,而问题奶粉就冒充这批奶粉卖给下游生产厂家。

无独有偶,广州从化食安办的一位负责人也向早报记者透露,从化某面包厂购买来自宁夏的问题奶粉时,对方甚至出示了一份“食品安全检测报告”。

经销商的监管盲区

2008年底就有一些人频繁在广州市场上出现,要求收购奶粉。多位商家还强调,他们无法确定低价转售的奶粉是否三聚氰胺超标,因为其品牌并不在相关部门公布的名单上。

2010年2月6日上午,广州中山八路婴儿用品市场内,一位专营奶粉生意的店主回忆,2008年10月份,与他往来的经销商亲自到他店内,将两个品牌的奶粉取走,并清付了亏损。最终,广州就地销毁了价值1亿元的1800吨问题奶粉,在工商、质检等部门监管下,奶粉被送往垃圾场或者水泥厂进行高温焚烧。

但漏网之鱼同样存在。据广州几位商家透露,2008年底就有一些人频繁在市场上出现,要求收购奶粉。“大企业有实力回收奶粉,但有些杂牌子就难了。”在一德路开店的陈姓商人介绍,因为三鹿的冲击,奶粉市场萧条得厉害,国内的奶粉在广州市场上根本卖不出去。多位商家还强调,他们无法确定低价转售的奶粉是否三聚氰胺超标,因为其品牌并不在相关部门公布的名单上。

从已经查处的两个案例看,无论是陕西的马双林,还是上海的段同明,均是通过一些漏洞获得了未被销毁的问题奶粉。据早报记者了解,2008年查处过程中,重点主要集中在生产企业和奶源地上,对流动中的经销商关注不足,最终给问题奶粉的再度出现埋下了伏笔。

2008年,中央多个部门联合表态,对三聚氰胺超标的奶粉进行销毁处理。销毁问题奶粉的方式有深埋、焚烧和弃入垃圾场,成本则分为回收和销毁两块。此开销均由生产企业自行承担,加上奶粉生产成本,企业面临的亏损可想而知。

不过,“三鹿事件”引发的三聚氰胺恐惧似乎很快就过去了。2009年四季度国内乳制品行业销售回暖,全行业销售收入达到437.8亿元,比2008年同期增长35.9%。业内更是传出了“乳制品走出最艰难时刻”的论调。

伴随着乳制品行业回暖的,是乳制品价格的上涨。早报记者了解到,2009年包括惠氏、美赞臣、雀巢等品牌都提高了配方奶的售价,涨幅在5%到10%。价格的上浮也刺激了手持问题奶粉的经销商。广州一德路某奶粉商铺主称,去年中期就曾有经销商前来自荐,称持有一批奶粉,可做低价处理。

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也回忆:“2009年福建巴氏奶大会上,有饲料经销商告诉我,有奶粉经销商想把手中三聚氰胺含量达60%~70%的六、七万吨奶粉卖给他做饲料。”

奶粉疑“蚂蚁搬家”入穗

何梁辉简单估计了问题奶粉的转销方式:省外的经销商拿到问题奶粉,然后找广东地区的经销商转销,广东的商人再卖给自己的老客户工厂。为节约流通成本,外地经销商也可能直接联系广东的工厂。

对于问题奶粉流入广州的方式,从事食品采购的何梁辉估计:“集中运到市场上可能性太小,因为如果藏的奶粉太多,普通的经销商没有太大的仓库,而且一般的工厂也消耗不了太多的货。”根据经验,何简单估计了问题奶粉的转销方式:省外的经销商拿到问题奶粉,然后找广东地区的经销商转销,广东的商人再卖给自己的老客户。为节约流通成本,外地经销商也可能直接联系广东的工厂,“找工厂采购疏通疏通,采购也愿意低价拿货”。

在这个层层转销的过程中,有关奶粉的质量问题则可能被忽略。收购陕西问题奶粉的潮安真美公司向早报记者痛诉,他们也是被经销商欺骗,对奶粉质量并不知情。

买卖双方谈妥后,省外的经销商就会派汽车发货。对于运输过程中是否会被截获,广州一位奶粉店主开玩笑称:“奶粉又不是白粉,你让警察怎么去查?而且连我们也检测不出来奶粉里面有没有三聚氰胺,运输方面根本不存在困难。”据悉,目前三聚氰胺的检测方式主要使用液相色谱仪器或化学试剂,专业门槛均不低。

不过,问题奶粉流入广州奶粉市场的可能性不大。一德路奶粉商铺店员周丽说:“三鹿以后我们都是从熟的商家那里进货,很少做陌生人的,而且现在都主要做进口奶粉。”该解释得到了官方的证实,2月3日,广州市工商局曾向媒体澄清,称广州市场上并未发现问题乳品。

无法进入奶粉市场,问题奶粉便以原料形式进入其他行业。被证实使用问题奶粉的两家企业,一家生产奶糖,一家制作蛋糕,这也是此轮问题奶粉流通的新特点。目前,包括山东、辽宁,河北等地在内,雪糕、餐饮等行业都出现了用问题奶粉生产的情况。

小企业最容易出问题

中型以上乳品企业,都具备了一定的市场和知名度,它们不会拿公司的前途做赌注。但一些小企业,基本都是价格低迷时停产,价格上涨后开工,可能经不住利益诱惑铤而走险。

“从目前情况来看,一些生产原料奶粉的小企业,最容易出现问题奶粉。”一位渭南乳业企业负责人表示,中型以上乳品企业,都具备了一定的市场和知名度,它们不会拿公司的前途做赌注销售“问题奶粉”。但一些小企业,基本都是价格低迷时停产,价格上涨后开工,可能经不住利益诱惑铤而走险。同时,工商、质检等部门对直接冲泡饮用的袋装奶粉的企业和市场检查严格,但对在加工中用到奶粉的食品行业却检查相对薄弱,让一些不法企业有可乘之机。

有业内人士指出,食品行业事关群众健康和生命安全,对生产商的资质和设备技术水准要求更高,因此必须强化监管,比如可以考虑强制提高行业准入标准,而对小企业,有关部门更应实施更严格的驻厂监督或者更频繁的产品抽检,以此挤压不正规企业的作弊空间。

目前,陕西各地已在对乳品生产企业和使用原料乳粉的食品生产企业进行全面检查。在2月5日召开的“陕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陕西省副省长郑小明更是表示,从2月10日起如果再发生奶粉问题,将对主管区县长和责任局长先免职再处理。

2月2日起,广州工商也开展了为期10天的问题奶粉清查工作,截至发稿时,相关的数据和情况仍未被公布,广州市民也暂时无法得知是否还有新的问题奶粉“潜伏”于市场中。

目前,问题奶粉的清查工作仍在进行,清查结果也没公布。昨日,25岁的广州市民林蓉告诉早报记者,她的阿姨去年底刚刚生了一个男孩,因为奶水不足,也使用了奶粉哺乳。“现在她担心得要死,之前用的是国产的,现在才改成进口奶粉。估计这个年是没法过好了。”林蓉无奈地说。

据早报记者了解到,广州市内医院尚未有接诊问题奶粉相关病患。

新疆治男科医院怎么样

郑州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预约

重庆眼科医院的评价好不好